快速导航×

主页 > 新闻动态 > 案头用品 >
我觉得可能好那么一点点吧发表于: 2019-06-14 08:21

  搜狐娱乐讯 (哈麦/文 马森/图 小明/视频)十二年前,刁亦男的第二部电影《夜车》曾经入围过戛纳电影节一种关注单元。那时候,走在蓝地毯上的刁亦男就跟主演奇道说了自己的一个小心愿,将来走红地毯。十二年后愿望成真,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入围了主竞赛单元。

  奇道再次和刁亦男合作,在里面演了一个内心里有点忧郁和悲伤的皮条客华华。为了演好这个角色,他做案头工作,去体验生活,找跟角色一样的现实生活中的人聊天、喝酒、唱卡拉OK,再根据实际体验总结分析。最终呈现给观众的,是和环境融为一体的真实可信的人物。

  这样一部剧本弄了好几年,结结实实拍了六个月的电影,作为参与者的奇道相信,对它感兴趣的观众肯定会喜欢看,预计将来也会有不错的票房成绩。

  奇道:我是第二次来戛纳了,第一次也是跟刁亦男导演一起来的。那是他的第二部作品,叫《夜车》,那是十二年前,我们进的是一种关注单元。那是蓝地毯,这次是红地毯,主竞赛。

  前天我看了片子了,第一次,觉得非常的震撼。看完电影之后,大家起立长时间的鼓掌,当时让我对这部电影肃然起敬了。因为演员都非常熟悉了,我们要比一般观众很难进入一些。

  这个电影我总形容它像导航一样,领着我一直一直深入剧情,尤其到结尾,打到我心里了,两个很底层的女人,为了自己一个小小的愿望,付出了这么多,终于实现了。我觉得这是一种善良,对善良的一个传递。很激动,很开心。

  搜狐娱乐:你说十二年前来过戛纳,中间这么长的时间,你觉得你们俩都有什么样的变化?

  奇道:变化肯定挺多了,最大的变化就是岁数大了,十二年前,那会儿才三十出头,我们都很年轻。我记得在临行戛纳之前,我还翻了一下我们曾经的照片,《夜车》是2006年拍的,我翻了2006年的剧照,看了我们在戛纳的一些视频、照片,回忆了一下往事,觉得非常感慨。

  他们老问我说又来到戛纳,又是跟刁亦男一起来的,你是不是很激动啊?我觉得好像激动不能够表达我心里面的这种感觉,更多好像在还愿似的,在赴约一样。

  因为在2007年我跟刁导来到戛纳,当时走那个蓝地毯的时候,我记得刁导远远地看着那边的红地毯说,下一次我们走红地毯。我说好啊,是一块儿吗?他说当然了。我说好。其实就是随口一说,但是今天实现了。所以这个心情很复杂,不仅仅是激动吧,很有韵味。时间过去了十二年,是一个轮回。

  奇道:对,当时我们在蓝地毯上,就我们俩,就悄悄地说了这么一句话,虽然很淡淡地说了,我想他心里可能给自己一个承诺也好,或者是一个愿望也好,是认真的。

  搜狐娱乐:《南方车站》里你演的华华这个角色你是怎么理解他的?跟十二年前比,你觉得在表演上自己有哪些变化?

  奇道:跟年龄一样,成熟了。我跟老刁讨论过这个事儿,我说我在看《夜车》的时候,觉得那会儿特别稚嫩,他说不是,你那会儿演跟现在演,你觉得你现在可能年龄、表演更成熟了,演出来是另外一个感觉,但是其实不是,你那会儿就是青涩的,我要的就是青涩,你现在还演不了那个青涩。

  因为过了十多年了,会觉得在生活上有很多积累,表演上也逐渐成熟了。包括刁导他也是在他的创作历程当中,他也是不断地在积累,在释放,有很大变化。比如说从人上来说,我以前觉得他不爱说话,你跟他聊半小时,他可能说一句话,还断断续续的。现在他打开很多了,他是一个很内向,很儒雅的人,现在你跟他说基本上三问一答是有了,不像以前那样,这都是大家在变化,在成长,包括作品。

  如今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这个戏他突破了很多东西,我觉得从一个黑色警匪片来说,好像我还没有见过类似于这样的影片,那在中国的影片当中,就更不用说了。所以将来还是挺希望观众能够走进电影院去看一看这个片子。

  搜狐娱乐:你演的华华是一个地下江湖里的社会人,和我们正常的生活离得比较远,你怎么理解这个人物?

  奇道:这个电影在北京有一些朋友看到过,给我起了个绰号,说你是野鹅塘塘主,这个角色在野鹅塘那一块儿混,做生意。

  我没演过这种所谓的皮条客,在准备这个角色的时候,首先在剧本上你的案头准备肯定要,我们职业演员要做的都会做到。那么还要去实地考察,体验生活,去找人物。

  比如说我去到武汉的第一天,当天晚上我就找朋友,找那些跟我饰演的角色一样的现实生活当中的人,我见了不少,有二十多岁的,有三十多岁,四十多岁的,有当地的,有不是当地的,就跟他们聊天、喝酒、卡拉OK。你得跟他处熟了,处成朋友,不然的话,大家只是寒喧的话,他不会深入地告诉你他的经历,包括这个职业里面的行规。

  后来我得到了一个东西,对我的创作有很大的启发。我感觉这些人聊来聊去他们都不是很愿意干这个职业,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职业,也是迫于很多无奈。我记得有一个哥们儿跟我说,二十多岁,他来武汉半年了,我说你干这个,你是喜欢干这个?他说哥谁喜欢干这个呀。我说那你为什么干这个呢?他说家里还有俩妹妹,要上学,没办法。

  这个给我触动特别大,迫于无奈。这个电影拍的是一些底层的人,他们其实有很多无奈,我觉得他们更需要社会上一些有能力的人去关心他们,帮助他们。他们有他们善良的地方。

  在接这个戏之前我看了很多有关于演皮条客的戏,包括老廖那个戏《一半是海水,一半是火焰》我也看了。怎么能够处理的跟他们不一样呢?后来我把这些人归拢下来,体验完生活之后,我觉得他们其实内心有一种忧伤,挺悲伤的。你别看他们有的人能说会道拉生意。我给他定位成挺忧郁的一个人,这么去处理这个人物的感觉。

  搜狐娱乐:这种人处在灰色地带,在人性上也是有很多他的无奈和不得已,然后他做的这些选择你是怎么理解的?

  奇道:有人问过这个问题,比如说你怎么去把握你和小美的关系,包括跟胡歌的关系,也没有具体的台词去交代。我说你去挖掘,你可以看影片当中,比如说胡歌在被通缉的情况下,他为什么能够找到华华去帮他做这件事儿,去见他老婆一面,我想是因为交情应该不错吧,至少他对我很信任,警察都在找他。

  我跟淑俊应该也是很熟悉的。有一场戏,杨淑俊的弟弟来找我,说让我帮忙把他姐带过去,老胡想见她。我说她是你姐,你干嘛自己不去呢?后来我还是同意了帮他办这个事情,去找到杨淑俊,这都可以证明我们之间的关系,已经很默契很熟了。包括她在戏里面晕倒了,在那颤抖,我第一下就说她羊角风犯了,这也是一个很熟悉的表现。影片不用用具体的台词来交代我们有多熟,什么关系,这已经够了。

  跟小美的关系,剧本也是有了,比如说我们在船上这场戏,说华哥只做爱爱(桂纶镁饰演的“陪泳女”叫刘爱爱),我想可能跟她之间应该有一些情感也好,情谊也好,或者对这个女孩儿觉得她生活多艰难。空间很大,我可以去参考。

  我跟小美之间因为剧本当中这么一句话,所以我就找到了一场戏去表达。比如说在海边,我真正给她发出去干活了,收钱,我接到钱以后,我没马上放到包里,我就犹豫了一下,只有这些空间去表达。你所有的思考,对人物的理解,我想细心的观众是看得到的。

  奇道:文艺片、商业片我都喜欢演,只要是一个好的剧本,好的人物,好的团队,都可以去尝试。可能文艺片跟商业片的表演不一样而已,但是你去尝试是一件很愉快的事儿。

  搜狐娱乐:现在大家感觉到一种趋势,流量明星好像越来越不灵了,反而是演技比较突出的演员会慢慢出来。你有感觉到这种趋势吗?

  奇道:也听别人这么说过,觉得好像是怎么怎么样的,我感觉好像改变没有那么大。

  其实流量明星演戏,有很多人看,这也是好事儿,只要他能够很职业地把他的工作完成,演出一个好的人物,精彩的人物,饱满的人物,呈现给他的粉丝也好,观众也好。但是如果他没有那种敬业精神,不去花时间去做,呈现出来的结果又不好,那个是不应该的。

  那么所说的好演员,说所谓的春天到了,机会更多了,没有多大的感受,没有觉得是这样。我觉得现在很多的资方,包括平台,还是希望选择流量的,因为他们觉得保险,他们有粉丝。虽然有一些这样的案例,就是流量不灵了,但是很多人还是觉得这么做保险,包括卖片上,宣传、影响力上。

  那么至于好演员,我觉得可能好那么一点点吧,改观也不是那么大。因为毕竟一个影片出来以后,很多人会觉得我要卖片,我要做宣传,有没有点。流量明星是有点的,有粉丝的。从各个方面的渠道都好打通。你找一个有实力的,没有名的,他们还是要三思的。

  当然找一个实力派的明星,或者是好演员,大家知道的很尊重的演员来演,那当然是更好了,他可能在商业操作上更好办一些。总之我是觉得,没有传说中或者是新闻当中看的那样,感受那么大。没有,真的没有。

  奇道:没有办法,我们干的这个职业就是你需要别人去选择你。也不都是全都要用明星、流量,也有那么一些人,我就要用合适的演员,他合适,他又不会多贵,我就想做一个好电影,那也有一些人这么去做。

  别人说今年有个什么票房黑马,谁谁谁没有明星,有这样的片子,比如说前一段时间在放的《何以为家》,两个小孩儿你说是明星吗?连成熟的演员都不是,片子好,它就有票房。我记得我离开北京来戛纳的时候,那时候都3亿多了,这是一个很好的案例。

  当然我希望一些资方、制作人以影片为主,当然了不是不在意投资回报,以影片为主,做一个好的戏,口碑好的,一样有票房。就像我相信《南方车站》这样,结结实实的拍了六个月,剧本弄了好几年,我相信会有不错的票房的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凯发彩票_信誉彩票
TOP
导航 电话 短信 咨询 地图 主页